杂七杂八的动漫/ERO笔记

[牙龍系列]調教師PART1

09月30

“那里……那里不可以……啊!”少年因下体那邪恶的探入而颤抖着。

“噢,哪里不可以?是这里吗?”压在少年身上的是另一个男性,而它的手指在那一点上继续毫不留情地刺探着。稍长的指甲陷入那柔嫩的内壁中。那种感觉可不是只是触碰那么简单。

“啊……!”少年发出惨叫。

“你不说,我要怎么知道到哪里不能碰呢?”男人的笑声所带来的微颤顺着手臂到手指,那本来微不足道的颤动却在此时显得那么的明显。

“唔…就……就是那里……斯,别……别碰那里了……”泪水不受控制地滑落眼眶,但是那是因为痛苦、羞耻,还是因为极度欢乐而流下的呢?

被称为斯的男人再度露出優雅的笑容,像是能融化一切的陽光一般的耀眼,但是仔細的看才能發覺那笑意並沒有達到眼中。

“好,那我就不弄了。”斯竟反常地沒有堅持。

“唔……!”身下的少年並沒有因爲這難得的仁慈而輕鬆。雖説斯確實是在把手指從洞中抽出,但是那讓人難以忍受的速度正把少年推向瘋狂的頂峰。那比蝸牛還緩慢的速度還有那以同樣緩慢的節奏揉弄少年的前身的手都是那麽地邪惡。少年只覺得自己的深處有什麽東西想要爆發,卻反而被緊緊地束縛著。

“哈……嗯……嗯……啊……”少年很想叫斯快點,很想停止那仿佛在將時間無限地拉長的舉動,但是不停地湧上的快感讓他只能發出單音節的字句。

好想解脫……好想……但是雙手卻被緞子捆綁著,下身也被固定得無法動彈。不,就算斯沒有壓著自己,下身也早就癱軟無力了吧……前端根部也還被那皮圈綁著,已經不行了……

斯看准少年即將昏迷過去的時機,異常地冷靜及迅速地抽出手指、解開皮圈,動作一氣呵成。

“啊!”少年因極度的快感清醒,堆積多時的液體噴射而出,隨即就昏迷了過去……

斯收起了笑容。本來猶如陽光般耀眼的俊臉帶上了平時絕對不會看到的冷漠。

雖然是在干那樣的事,其實斯連衣服都還穿著整齊。替少年蓋上薄被后,斯在浴室清理了一下,隨即安靜地離開了房間。

“斯特拉司大人。”走廊上的人恭謹地鞠了45度的躬。

“嗯”斯看也不看地回答。以他的身份,在這裡無需對其他人寒噓。

斯特拉司,牙龍裏最閃亮的一顆新星。以24歲的低齡當上了幹部,現在的身份就宛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長及肩部的黑色頭髮漆黑如夜,同樣顔色的眼睛充滿了自信。下身是緊身的黑色長褲及長靴,上身是同樣色系的緊身衣和軍裝外套。

在月光之下,斯就像黑夜的一部分,但是卻有著絕對的存在感。

斯在自己的房門前停下,推開了那裝飾得華麗無比的門。屋内的裝飾也是和這棟大樓一樣地華麗,但是斯沒有任何心情欣賞。他直接走到房間中央那特大號的床前,掀起爲了抵擋夜晚的寒氣而設計得特別厚重的帳子,凝視著床上的人。

床上一片春色。

少年已經睡着了,但是那實在是因爲精神和肉體上已經再也承受不了而昏睡的。趴在床中央的少年雙手被綁在床柱上,雙腳也是同樣地以大字型打開著。

因爲塞著東西而無法閉攏的嘴緩緩流下了晶瑩的唾液,墊在頭下的枕頭也被弄溼了一大片。雪白的背上佈滿了紅紫色的吻痕,而雙腿的交界處才是真的令人驚訝。

一個猶如八爪魚一樣物體附少年的股溝至小腹間。看起來像是章魚頭部的半截在少年體内,還不規則地漲起、收縮、漲起,而條狀的”腳”則糾纏在少年的前身,以同樣的不規則節奏收緊、放鬆、再收緊。少年竟然能在這種情況下睡着也能看出他之前到底多麽的疲憊了。

男人一彈指,八爪魚樣的生物(?)竟然立即化爲了一灘透明的液體,隨即在空氣中揮發。少年雖然還在睡夢中,但是卻不由自主地細聲呻吟,也不知是因爲輕鬆了還是在抗議那物體的離開。

斯坐在了床邊,將少年雙手和雙腳的繩子解開,拍了拍少年的臉,説道:”別睡了,調教的時候到了。”

沒錯,斯是黑天界最大的幫派牙龍的幹部,但是他更喜歡被稱爲調教師,因爲他此時的地位也是通過這個特殊的技能所得來的。

=========================================================================================

“嗯……”尚未搞清楚情況的少年漸漸轉醒,半眯著的眼睛終于對焦完畢,霎時露出驚恐的神情。

“主……主人……”雖然下體已經殘破不堪了,少年仍然勉強採用跪姿。只見白色及透明的液體在月光下慢慢地流下了少年纖細的大腿,長時間處於亢奮狀態使到少年就算再怎麽害怕臉上也還浮現著紅彩,好不迷人。

“嗯。”斯隨意地回答道,並且十分自然地將手探到少年的前身,半勃起的分身竟然在斯剛觸碰到時就立刻充血膨脹。

“哈,看來這些天的調教還是挺有用的嘛,敏感度上升了很多。”

“……”少年放在身旁的雙手緊抓著酒紅色的床單,就算身體已經屈服了,心裏畢竟還是有著沉重的羞恥和屈辱感,自己竟然對自己的同性起了反應……淚,悄悄地浮現在少年的眼中。

“別哭,眼睛哭紅了就不好看了。”斯一反前幾天對少年的態度,溫柔地用手撫去少年還在眼眶中的淚。

不解地看著斯,少年臉上第一次因爲自己的意識而殷紅著。原來,他還是個溫柔的人嗎?

把少年微小的心理變化看在眼裏的斯在心中冷笑:糖果與鞭子,調教的不二法門。世界上的調教師那麽多种,經驗卻證明,只有能靈活地運用糖果與鞭子這個策略的人才能成爲一名偉大的調教師。

“你叫什麽名字?”少年已經在斯的房間裏呆了快兩個星期了,斯卻如今才問起少年的名字。

“主……主人……我……我叫埃利,埃利·皮裏斯。”

“埃利嗎?很好聽的名字。”

“謝……謝謝主人”

“不用那麽拘謹,你身體的哪一個部分我不知道?”斯毫不吝嗇地露出他的招牌笑容,而少年如同之前的所有人一樣,沒有發現那笑容沒達到斯的眼中。

嚴格來説還未經人事的少年哪裏受得了這種挑逗,全身雪白柔嫩的肌膚變得粉紅,特別是少年的耳朵,紅得像是從國外運來的蘋果。

斯維持著笑容,脫掉了外衣和靴子,緊身的上衣和長褲凸顯出斯那修長結實的身軀,少年卻不敢直視,前幾天冒犯主人而受到的懲罰還深深地印在少年的記憶中。

“你來了也兩個星期了吧。”

“是的,主人”

“那麽是時候到下一個階段了。”

已經稍微放心了的少年露出疑惑的表情,兩個星期前還是充滿傲氣的富家少爺,在兩個星期的調教下不知是完全沒有了稜角,就連性格都變得像個萬年受君了。斯看在眼裏,心中想著這可不行。像是埃利這樣的人最適合拿來當有著一身傲骨,身體雖然屈服了,心靈卻還是有著羞恥和反抗的種子的性奴了。看來糖果給了太多了,接下來可就需要重新把少年心中殘留的反抗心態引出並且擴大了。

“埃利,躺下。”

斯把右手攤開,空氣中的某种物質在實物化,某种氣體開始聚集在斯的右手中心,白色的氣體逐漸成爲粉紅色,而且漸漸成型。

埃利一開始疑惑地看著眼前的變化,但是當白色的氣體轉變成粉紅色的時候,埃利已經在掙扎了。但是在不知不覺中,埃利手腳已經被那白煙所固定在床上。埃利越用力掙扎,白煙裹得越緊,但卻不會造成傷害。

“不用這麽怕,你是重要的工具,不會讓你受傷的。”斯滿意地看著埃利掙扎,繼續説道:”只是個富傢少爺,你見識倒還不少,你知道這是什麽?”在斯的手裏的煙開始迅速轉動。

“是……是……是召喚獸……”埃利顫抖地回答。

沒錯,那正是少數人才能控制的召喚獸。斯之所以能成爲一位成功的調教師也有大半功勞來自他的這個能力。

終于粉紅色的氣體成爲了一個圓球,而當斯將這團物體扔在埃利的身上的時候,圓球迅速地化爲五條粉紅色肉狀生物,攀附在埃利身上的不同部位。那粉紅色的召喚獸有著像是三角形的頭,粘在埃利肌膚上的一面像是蝸牛一樣在爬過的肌膚上留下了晶瑩的液體。

“不要,好噁心。”看著這些像是男人的陽具的淫蟲在自己身上蠕動、粘膩的感覺也十分不舒服,特別是斯還以觀賞性的眼神望著自己,像是自己也不是人而是一個物體了。

斯沒有回答。但是淫蟲卻繼續在自己的身上蠕動著。漸漸,埃利無法忍受地喘息著:”嗯……啊啊……唔……”

原來這些淫蟲因爲能探測到埃利身體的微小反應,而一直在找尋著埃利的敏感點。左手上臂内側停留著一只,右胸乳頭下三寸接近腰部的地方一只,大腿内側各一只,而還有一只則還在尋找新的據點。不止如此,這些粉紅色的小蟲所爬過的地方遺留下的液體也有著催情作用。當然,埃利對於這個附加作用完全不知情。

“噢?有反應了?”斯若無其事地説道。手指輕觸埃利那早已充血挺立的分身。淫蟲會避開胸前的蓓蕾、男人身上最敏感的分身、還有那渴望插入的后庭。最需要得到滿足的部位被冷落,埃利雖然已經在高潮邊緣,沒有斯的幫助卻會永遠得不到滿足。

“沒……不……嗯……”

“沒有?你的這裡可不是這樣回答的哦~”斯惡意地彈了那最敏感的頂端。

“啊!”埃利慘叫,無比敏感的部位禁不起這麽猛烈的刺激,那一彈只讓埃利感受到了痛楚。

“既然沒感覺,就不需要我幫忙了。”

“放開我!你這個惡魔!”埃利眼中燃起了許久不見的火焰。被淫蟲這種怪物樣的東西侵犯終于讓埃利找回了反抗的勇氣和原因。

“呵呵,你竟然對蟲子都有感覺?你還真是淫蕩呢。”

“不是的……嗯……放開我!啊……我……我要殺了……你……”埃利被挑逗得喘息不已,本來應該是有勢氣的威脅卻只像是在挑逗。

埃利很憤怒,他恨因向牙龍借錢而無法歸還的父親,他恨提議將他送給牙龍當作補償的後母,他恨眼前這折磨了自己兩個多星期的”主人”……最重要的,他恨自己,沒有辦法、勇氣及實力去反抗父母,沒有辦法抵抗加附在自己身上的快感,而且,最恨最恨的是,自己竟然還在一瞬間對眼前這無情的惡魔動心……

眼淚不由自主地落下,雖然身體還是感受著強烈的快感,嘴裏也發出嫵媚的嬌吟,但是埃利心中所燃起的火焰以及恨已經深深地烙印在他的眼裏。

斯一直看著埃利的轉變,他知道,埃利已經調教完畢了。他已經成爲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商品了。那反抗之心在今後不會因任何侵犯而滅去,那驕傲的眼神會讓任何一個客人瘋狂。這樣,就足夠了。

===============================================================================

“斯!”少年飛奔而來。

是昨天晚上因極度的快感而昏迷過去的少年。少年穿著麻制的薄背心,一塊同樣質地的布料隨意地圍在腰閒。因奔跑而暴露在外的雙腿白皙修長,一看就是經過特別保養而且從來不暴露在陽光底下的模樣。

“你昨晚去了哪裏?沒有做就走了,知不知道我有多難受?”少年質問道。

“潘少爺,小心着涼。”斯對站在一旁的僕人打個手勢,訓練有素的僕人立刻從斯房間裏拿了件披風出來。早上的空氣還是十分地寒冷的。

讓斯將黑色的披風包住自己,叫做潘的少年撒嬌似地窩在斯的懷中。

“你又不是不知道讓我溫暖起來的最好的方法……”潘一邊踮起腳在斯的耳邊說道,一邊偷偷地將手放在斯的男性上。

斯笑了,牙龍的少爺竟然這樣子渴望著自己。想當然爾,這對自己有利而無害,討好牙龍首領的獨身子毫不費力氣,特別當潘本來就對自己有好感。

吩咐了一旁的僕人,斯帶著潘走到了雕刻了兩條龍的房門前。徹夜未睡的斯只想讓自己放鬆一下,但是又不能放任潘少爺不管,所以決定選擇這地方做一些溫和的運動。推開了銅制的大門,眼前的景象是那麽的奢侈。熱水從墻上兩個黃金色的龍頭裏噴出,浴池裏冒出的水蒸氣立刻趕走了斯和潘身上的寒氣。在水的價值幾乎可以媲生命的火囯沙漠裏,大概也只有牙龍能奢侈到在屋子裏設立如此華麗的浴室吧。

池邊放著按照斯的吩咐而準備的食物。

====

居然在電腦裏面找到這個……

Part2,永遠也不會有了吧……

posted under BL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