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七杂八的动漫/ERO笔记

家畜人YAPOO - 第一章 开始

09月24

当时魔女(喀耳刻)捡起手杖,一边鞭苔著我一面炮脖:”马上滚回你的兽笼,跟其他的牲畜趴在一起!”–摘自荷马《奥德赛》

第一章 开始

1 家畜的调教问答

一九六X年的夏日午后,西德威斯巴登附近的滕达山山腰,一男一女正骑著马在蜿蜒的山路上达达而行。虽然都身穿黑色上衣、白色紧身裤的骑马装,不过走在前头的女子似乎是马术方面的指导者,这点单凭她驾驭缰绳的方式以及腿夹马腹的骑乘姿势便能明白。男子总是落後的那方。至於时前时後跟在两匹马旁边、脚程轻快的灵猖犬,无疑是马上二人其中之一所饲养。

“我不擅长骑马。运动还是以人为对象比较好。”

男子轻声地说。看他微黑的肌肤,黑眼珠黑头发,像是东洋人。小小的鼻子,高耸的颅骨,是典型蒙古人的五官,然而宽阔的额头却透露出他的聪明理智,整体而言,他的样貌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

“又在可怜马了,这样不行懊!像马这种畜牲,给他一次甜头就会闹脾气。要让马清楚知道我们比它强、比它伟大,必须彻底地教训它们才行……”

女子是一名白人。栗色的头发,茶褐色的眼珠,肌肤犹若白磁般雪嫩无瑕。薄肉的鼻骨与小巧的樱唇嵌在微长的面容上,适添了几分丽色,她所散发的气质,交织著某种敏锐与冷酷的奇特魅力。隆起的胸部也丰满壮观。

男子说话了。

“就算如此,用皮鞭或马刺对待它们,似乎太残忍了,我忍不住同情它们……”

“同情马是调教的大忌啊!”女子一面晰晰地挥舞著红皮细鞭一面答道:”同情这种东西,只能用来对待自己的同类。同情家畜的说法,人可笑了。”女子的言谈之间有一种不容否定的威严。

“可是,我们应该爱护动物不是吗?”

面对始终无法释怀的男子,女子说:

“娇宠可就不行了。你太溺爱家畜了。就像那只泰洛……”女子对著跑在马匹前後的狗儿挥鞭,一面说道:”你养它的时候,它跟野狗一样什么都不会,也不晓得要尽心地保护主人。自从我管教它之後,看它学得多么好?变得像一条真正的狗不是吗?现在它会留意我的一举一动……”

“这点我承认。的确,在你面前表演杂耍的泰洛,看起来惶恐不安,卑躬屈膝。”

“那是家畜对待饲主应有的态度懊!用鞭子早点教会它,也是为了饲养的家畜著想。无论我怎样无理取闹地挥鞭、动用马刺,我的马绝不会有半分的反抗之意。它会戒慎恐惧,愈来愈顺从主人。我教泰洛认识鞭子的可怕,让他明白我是专制的暴君。”女子的语调变得激昂起来。”家畜本来就该卑躬屈膝!”

“总归一句话,因为你的确有做出成绩来所以我无法提出反论。对待动物实非我力所能逮–在你面前,我是失败的饲主。”

男子有失颜面地回答;女子对自己太过率直感到内疚,後悔自己失言,所以这回放软了语气:

“别这样,你可是柔道高手懊……”

柔道?敢情男子是日本人吧!就像男子送给女子的那条狗的狗名泰洛,也与”太郎”的日本发音相通。

当他们来到一个像是石阶的休憩平台般建於山路中途、听得见远处漏漏水声的静谧之处的小木屋空地时,两人把马栓在一旁。欢欣甜蜜地相互依偎著,彼此照顾。看得出他们被一股深情挚爱紧紧地牢系著。这两人丝毫未能预知即将降临在身上的离奇命运,实是无可厚非。而序幕已经拉开,他们也身在舞台上了。

2 宝琳,琼森

同一时刻,而且是在约莫一千六百年前 这样说,也许听起来很奇怪,不过确实是同一时刻,而且是在一千六百年前。

西元二八零年的中欧,空中浮悬著一个不明物体。

陆上出现一群不断朝南前进的庞大部族。金发披肩,手握长矛与盾牌的男人们分散前後,一面守护著中间携子的女人们,一面在草原间行进。无疑是高大白皙的日尔曼民族一场大迁徙的景象。

“看,那是什么?”

“不是鸟!”

“是不是奥丁大神派来的使者?”

“不,是太阳神的云船,斯奇布拉尼飞来了!”

正当一行人骚动哗然的时候,不明物体突然间杳然无踪。

这个不明的飞行物体–正是宇宙帝国”邑司”(EHS)的时光游艇–坐在驾驶席上的正是邑司的大贵族,琼森侯爵的千金,身兼天狼星星系的检察长宝琳。她注视著透过望远镜投射在墙面的地表景观,不时按下手边的操作钮,拍成立体相片。她一面巡访地球三八零号台的地球表面空间,一面亲睹宇宙人远祖的日耳曼民族大迁徙的实况。

之所以突然忆起祖国星球的府邸中那个腰系贞操带,一边焦急地等待她归来一边画画的男妻洛勃特,是因为那些指著飞行船、不知在叫嚷什么而被特写的脸,相貌五官跟洛勃特一模一样,她也察觉到他们脸上恐惧的表情,跟宝琳亲手为贞操带上锁的那一瞬间的他非常地相似(男人称作为妻,必须铐上贞操带的习惯,是基於邑司的女权至上制度。[第二十章之7])。她突然想念起祖国,想要回家。

不过,她两星期前才返国。无论如何,决定结束该日航程的宝琳,忆起大概会在原地表等候她的妹兄(妹排在兄的前面,也是源自邑司的女权制度)。

高度一万公尺–原先呈现一处风景与人物的立体雷达,渐渐变成远景,开始纳入广大的地区,不久变成彩色的立体地理模型一般,浮现出中央雄伟的连绵山脉。

她锁定时间轴,将运转次元推进器的操纵杆从零的位置切至末来,全速发动引擎。速度表上的刻度指向时速六百年。每六秒跨越一号地表。六秒相当於地上的一年。昼夜交替仅在瞬息之间,白昼的明亮景观虽然持续著,山顶上积雪的雪线却以每六秒一圈的速度,天旋地转般地在冬季与夏季的交界间往返,如此眼花缭乱的风景,不习惯的人想必会惊愕得膛目结舌吧!

然而这是时光游艇的必然现象,宝琳不以为意,她离开驾驶席,把之後的工作全部交给自动驾驶装置,自己则悠闲地坐在长椅上,把双脚置於蹲在跟前的肉足凳,抽著激素雪茄。回到地球纪元三九七零年的原地表,六小时应该绰绰有余了。

3 克莱儿与麟一郎

一九六X号的地表上,小木屋内的两人正在倾诉爱意。他们彼此将戒指从无名指上取下,深情地凝视著戒指上刻划的细字。另的刻有两人的名字,女的刻著一些大时代的誓言。男子把戒指套回去,取出菸盒,频频盯著女子手上的戒指,说道:

“订制戒指前,我已经向父母禀告过了,他们非常赞成,至於妹妹百合枝,也很高兴。”

“可以见到你妹妹了,我好期待噢!”

女子报以幸福的微笑。

“在日本举行婚礼的时候,想不想采用日本的传统仪式?”

男子滔滔不绝地说。

“日本婚宴有一种交杯酒的仪式,就是把酒注入代表新郎新娘双方约两只酒杯,彼此各饮三口的象徵仪式……”

“好像很有趣,我愿意尝试!然後,我想去爬富士山。”

“好,我跟你一起爬,就这么说定了!”

“我是从《德译日本博说集》中晓得富士山的。”女子彷佛在表现她对男子祖国的关心,连罕见的书名都搬出来了。

“我读了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天界的仙女下凡来戏弄世间的男性。她对天皇以及日本男性们提出难题,折磨他们,结果却末委身任何人,便回天界去了。”

“我知道,是竹取物语。”(《竹取物语》中,受难题试炼的男人们并末包括天皇在内,女子记错的可能性应该大於德语译者谬译)

“故事里说富士山会冒烟……”

“如今已是休火山,不会冒烟了。”

“不再冒烟吗?我好想站在冒著烟的富士山山顶上唤!”

“克莱儿,你就会给我出难题。”

“因为我是属於天界的仙女嘛……”

相爱的两人这番愉快的闲聊,在二十几个小时之後已不复见,各自站在奇妙的立场上回想此刻的交谈,不知眼前竟是幻梦一场。

克莱儿•法恩•寇特威兹小姐是系出东德的名门千金,幼年时期因德国战败,兵荒马乱,双亲兄弟俱亡,与摘姊蕾娜缇离散,变成一个举目无亲的孤雏。她在随从的帮助下逃至西德,於丰厚遗产与其父亲友人的庇护下,平安长大,过著顺遂的学生生活。虽是一介女性,却以大学马术社的主将之姿活跃於校园,加上天生丽质的美貌,纵横四方的才气,而被大家尊为”大学女王”。

与这样一位女子订婚的,正是班上同学艳羡不已的日本留学生濑部麟一郎,现年二十三岁。前年T大法学院毕业後,既是最年轻留学德国之秀才留学生,又是柔道好手。目前正在研究所攻读博士课程。

半年前左右,麟一郎偶然间遇上被犹太人攻击的克莱儿,他把那些壮汉一一摔出去,为她解危,两人之间因此迸出了爱的火花,克莱儿评估过他的人品与学识,决定应允他的求婚。今年四月她已届成年,正式脱离父亲友人的监护之日 –恰巧是大学舞会之日–两人交换订婚戒指,互许终身。

他预计明年春天,取得学位後携克莱儿前往日本,举行婚礼。

“我想去游泳。”
麟一郎扔掉手上的香菸。不知何时,他送给克莱儿的小狗泰洛来到他的脚边。

“山上的水很冰噢!”

“不要紧,反正我全身都是汗。”

克莱儿眷恋似地望著男子离去的背影,她抚摸著泰格的头,忽然喃喃自语。

“他会成为怎样的人呢?”

4 自慰

飞碟内,宝琳从刚才就一直在思念洛勃特…

戴上贞操带的前一晚,多么健康活泼啊,帛波(译注:洛勃特的匿称)。他杀了隧道男孩,做了五颗酒芯糖(隧道男孩请参阅[第九章之3],披迭酒芯糖请参阅[第十六章之5])……今天几号了?他一定渴望摆脱贞操带吧。再忍耐半个月哦!到时候我会好好地、狠狠地骑你(在邑司,做爱时女人在上视为正常位)……

不知不觉间,腰下的欲火被点燃了。敏感地捕捉到这股意识的肉足凳开始活动。它具备读心功能(第二章之2)。宝琳的两脚从肉足凳的背上凹槽滑开,双腿微敞。慢慢爬进双腿之间的肉足凳,同时也是一个舌人形。

至於这是何种生物,将留待下一章详细介绍,在此仅简单略述它角色与功能。

舌人形(cunnilinger)是一种以安慰独寝女性为唯一且最高任务的活体家具。独寝男子也有唇人形(penilinger)可供慰藉,不过那是末婚的时候,结婚後已有”女主人”(在邑司,男妻是隶属於妻子的。因此,男妻称呼自己的妻子,不论是第二人称或第三人称皆称女主人。正好与以前的日本女性在第三人称时称丈夫为”主人”类似),若再使用唇人形,就是摆明对她有所不满,因此已婚男性使用时心里多少带著一点亏欠,再者,有些男人像洛勃特一样,大多在独寝前就被另一半戴上贞操带,连接一种”玉门畜”,脸上具备与女主人的局部完全相仿的”鸦俘”(第二十九章之4),除此之外,完全无法自慰:相反的,女性在女权文明兴盛的时代下拥有主导特权,在不召唤男妻以及面首(男妾)的夜里,使用舌人形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以宝琳为例,三十岁的已婚女性在单身旅行的旅程中携舌人形为伴,就像以前男人不曾忘记带剃刀一样地自然。

活体家具虽是活的,却是一种器具。舌人形、唇人形毕竟只是卧房内的家具。因此使用者绝不会将其视为人类,单纯地仅有自慰意识而已。未婚男女使用上之所以没有问题,也是基於这个缘故。

坐在长椅上的宝琳,两腿抵著舌人形光滑的头部,它瘦削的脸部下半触及大腿内侧,亲密地贴在两腿之间,左右被紧紧地夹住。於是舌人形开始发挥功能。逗弄著阴蒂的柔软舌尖渐渐变粗、变硬,按著分开花瓣,一面摩擘著阴道的皱褶一面深入。滚烫的肉体很快就湿润了,诱人的花蜜在厚唇的吸吭下,不曾残留半滴在衣物上。宝琳的双腿时而放松时而紧缩,象徵男根的舌头也配合她的节奏来回进出。

撞击子宫的技巧多么美妙啊…

不知不觉间宝琳陷入恍惚状态,虽然偶尔想起时会夹紧双腿,不过神智几乎在半梦半醒之境徘徊……激素雪茄也从她的指间滑落下来。

忽然,她听见墙下门外传来爱犬纽曼的吠叫声,宝琳惊醒。–太空船正在坠落!

宝琳连忙察看旁边的立体雷达,风景条然拉近,眼前即将逼临一片壮观的连绵山脉。

糟糕!自动驾驶装置故障了!

她一脚蹦开舌人形站了起来,正想直奔驾驶席的途中,一阵猛烈的冲击袭来,宝琳的头撞上中间的桌角,刹时失去了意识。

5 UF0

当时麟一郎正在溪流里面游泳。耳边突然听见一声轰然巨响,女人的尖叫声从小木屋的方向传来。

“克莱儿!”

他飞身上岸。由於情况危急,顾不得全身赤裸,麟一郎决定挺著一百六十三公分短小精悍的身躯和那受过柔道锻练的结实肌肉,全速直驱小木屋。

一个巨大的奇怪物体占去了适才小木屋的所在之处,并且闪著橘红色的诡异光芒。克莱儿茫然若失地伫立在那个物体前面。

“克莱儿!”

“啊!麟!好可怕懊……”

两人忍不住相拥起来。右手拿著马鞭、身穿骑马服的白人女性,跟一丝不挂的日本男性拥抱的画面,怎么看都不协调。可能女的比男的高上十二、三公分吧?四肢修长的她抱著矮小的裸男,彷佛爱上牧神潘的奥林帕斯女神。

“太好了,你没事……”

两人长吻了起来–事後回想,这是他能以对等姿态品尝她的芳唇的最後一次机会–结束长吻之後,麟一郎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我也想去游泳,才刚走出小木屋,前後就差一秒,这个怪物就把房子压垮了!”

克莱儿依然心有余悸。

“泰洛呢?”

“屋里放著卸下的马鞍,我派它留守。–真是可怜哪!因为马栓在外头,也是不得已呀,如果让狗跟著我就没事了!”

“别自责,它换了你一命呀|…….话说回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知道对方平安无事後,接踵而来的是不解的疑问。

“麟,会不曾是飞碟?”

原来如此,经她这么一说,似乎跟传闻中的”飞碟”也就是幽浮并无二致。打个比方,空降的物体就像扁平的甜甜圈中塞著一粒兵兵球,直径约莫三十公尺、高三公尺左右的圆盘中央,凸起一枚直径十公尺左右的球体。闪著橘红色光芒的金属外壳一部分已经受损,从里面透出柔和的光线,上前窥伺,可以看见类似机械的东西正在运转。

麟一郎开始在意起自己的赤身裸体。先前事出紧急,此刻确认她平安无事後,不由得感到尴尬。尽管两人已经互订鸳盟,却尚未发展到肉体关系。

他面红耳赤地想前往适才宽衣的岸边,不料飞碟内部的机械停止运转,旋转轴突然断裂,部分机身倾颓在地,留下仅容一人通行的间隙。

克莱儿大胆地想近身探个究竟。

“慢著,克莱儿!”麟一郎叫住她。”里面不晓得有什么,太危险了。等我把衣服拿回来,再一起进去。”

“人家现在想看嘛!”克莱儿故意不看他。她是一个有著强烈好奇心与冒险心的女子。

“又给我出难题……”

麟一郎进退两难。依她的个性,显然很有可能趁著自己去取衣物的时候一个人进去。他不能让她冒险。

“算了,留你一人铁定惹麻烦,我先进去吧!”

就这样,两人走进坠落的飞碟中,不过,正因为麟一郎赤身露体,不可思议的命运彻底改变了他们之後的一切。而两人对此依然毫无所觉。

posted under 小说
2 Comments to

“家畜人YAPOO - 第一章 开始”

  1. On 09月 24th, 2008 at 00:56 杂七杂八的动漫/ERO笔记 » Blog Archive » 家畜人YAPOO - 目次 Says:

    [...] 第一章 开始 1•家畜调教问答 2•宝琳•琼森 3•克莱尔与麟一郎 4•自慰 5•UFO [...]

  2. On 03月 14th, 2010 at 13:08 ingrenemesis Says:

    多谢你的翻译,如果以后的也有翻译就好了。
    据说今年就会拍成电影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